廣告贊助

我一直到今天才終於搞懂法國大文豪雨果於1862年出版的這部「 Les Misérables」,翻做孤星淚、悲慘世界等的作品。(這麼多譯名,誰搞得懂啊~

 

以前像這樣的世界名著,圖書館總是一套又一套,我家老公的書櫃上也是這樣的套書。不過我有閱讀障礙,我看不懂、想像不出來,一堆外國人的名字,哪記得住誰是誰?!所以我在了解東西,是很以「視覺」為主的。每個人都有自己比較強項的學習方式,可以探索看看。所以我也不會去看金庸、看歷史故事,但是如果翻拍成電視、電影作品,我就有興趣從看到的這些畫面,把他們當作是我想像的基本框架,再延伸認識,填補未知的空間。

 

悲慘世界電影版,2012年,那年橫掃了許多獎項,也是歌舞劇全球票房當中僅次於「媽媽咪呀」的第二名。「媽媽咪呀」是喜劇,我個人偏好似乎都是社會底層現實的作品~(我也想往喜劇靠攏阿~~~)

國小時,對法國大革命什麼的,沒特別的感覺,也對歷史這個科目有偏見,我總覺得我很難學好。所以「悲慘世界」的時代,法國大革命,前後人生的生活和居住環境等,我都很難進入那個時代的狀況。還好今天中午吃飯時打開了HBO,還從頭看了這2個半小時的電影。也幸好HBO沒有廣告,不然我一定就在廣告時轉開了。今天本來是要寫稿和紀錄的啦!

 

悲慘世界的故事,以我的口吻來說:

尚萬強是故事的主人翁,他因為偷了一塊麵包要給妹妹的孩子吃,因而被判5年牢,但因牢中的奴役生活數次逃獄,導致5年的刑期延至19年。對他來說,他覺得為了生存而偷東西給小孩子果腹並不是什麼大罪,但一個人青春的19年就因此在牢中虛度了。原本以為可以順利離開回復自由之身,沒想到竟是無期限的假釋,意思是指每隔固定的時間要向官報到,如果未報到,就要再回去牢裡蹲。而他也與假釋放她出去的警察「賈維」有深深的印象,不是好的那種,是一種你覺得你的尊嚴、人格被踐踏的那種印象。賈維認為尚萬強是個翻不了身的罪犯。

尚萬強以為自己離開牢役後,至少可以在社會上立足,好好工作果腹,沒想到他曾入獄的身分讓他變成過街老鼠,沒人敢聘用他,沒人敢收留他,甚至還會踹他兩腳、莫名打他一頓。他在寒冷的夜裡,飢餓的睡在街邊的陰暗角落,就像流浪狗一般。主教迎向前去,接他回家款待,他受寵若驚。夜裡,他偷走主教家中的銀器餐具,翌日白天又被警察抓回來與主教對質,沒想到主教說,那些銀器是他送給尚萬強的,尚萬強因此受到感召,從此以後,發願要重新做人,但不是用尚萬強的身分。

他是個有能力的人,所以八年後,他換姓埋名做到了某市的市長,受到人民愛戴,連當初看他不順眼的警察「賈維」也成了他的部下。賈維對這個市長一直有所懷疑,甚至上報總署調查他。

他也庇護好幾百人能夠有穩定的工作,以賺錢照顧家人。「芳婷」原本也是他員工的其中之ㄧ,因年輕時的短暫戀情生了一個女兒,拜託某家旅館夫婦照顧,他則分隔兩地賺錢付養育費,但沒想到同事看不慣芳婷的自命清高,藉細故讓工頭把他給fire了,流落街頭,而後成了妓女。尚萬強在她奄奄一息時,發現了她,將她帶至醫院,無奈回天乏術,在芳婷臨走前,尚萬強答應會好好照顧她的女兒「珂塞特」。

原本因賈維的通報,總署抓到了一個貌似尚萬強的代罪羔羊。尚萬強因此內心掙扎,若選擇坦承身分將影響底下數百人的生計;但倘若不承認,將會使得無辜的人喪失生命,並且無顏面對天父。他選擇了後者,在從旅館夫婦那買下被虐待的珂塞特後,開始隱瞞珂塞特他真實的身分,並與他開始居無定所、不與人有太深交往的的逃亡生活。

後來,珂塞特長大了,原本旅館夫婦反倒成了街邊不學無術的害蟲,兩方偶遇,旅館夫婦的女兒和柯賽特喜歡上同一個革命青年馬留斯。另一方面,警察「賈維」也從未遺忘要追拿尚萬強。

作品後半段的故事主調變為第二代的愛情和法國大革命的鋪陳。賈維在革命中被尚萬強無條件所救,對於是否要抓尚萬強產生了很大的自我懷疑,而後跳河自殺(在我看來,是為了減低自己兩難道德上的焦慮)。馬留斯也被尚萬強所救,後來與珂賽特結為連理。尚萬強年邁將死,感覺已完成對芳婷的承諾,希望回歸天家榮耀。

 

糾結了快二十年,終於花兩個半小時把這世界名著的故事搞懂,轉用自己的方式寫故事大綱。對我來說又邁進了一步,好像「收復失土」般的感動。

 

回來說電影,平鋪直述的對白很少很少,演員們幾乎都已歌唱聲調或歌曲貫串整個電影,歌曲也相當動聽。特別是在芳婷流落街頭,因經濟被迫賣頭髮、拔牙賣齒,甚至成為妓女,在唱「I dreamed a dream」時,安海瑟威的表情五味雜陳,絲絲入扣。

 

有人說,甚至雨果自己也認為這是一部「宗教作品」,因為在道德兩難時(也就是當市長的尚萬強是否要坦承自己就是那消失人間的假釋犯),他選擇忠於自己的信仰。我冒出了很多的想法,如果以大義來看,不是應該要以那幾百人為主嗎?要不他離開了,那些人該怎麼辦?但被冒名頂替他的那個人也很是無辜,這就像之前有名的火車難題。其實也許選哪邊都沒有絕對的對與錯,也許我們也太簡單的看待這樣議題,以為這是1:100。如果他將那幾百個人的生活和家庭揹在身上,那麼他永遠都要帶著自責過ㄧ生,這樣真的好嗎?那幾百個人的生活和家庭,真是他應該要負的責任嗎?

如果真要以宗教的角度來看(我沒有特定宗教),我想這是天父為他準備的路,讓他在有生之年,能夠有珂賽特作為女兒,感受一個家的溫暖和與人的親近。當他垂垂老矣時,還能想起與珂賽特的生活點滴,感到欣慰和愛。

 

原先電影上映時會有些埋怨很久沒去看電影了,因為家中的孩子還太小。但今天我挺慶幸自己是在家中看到這部電影,因為在邊看電影的同時,我想到好幾個個案的生活和現下的政經社會,讓我好幾度哽咽,如果真在電影院看,一定哭得悉哩嘩啦的,要收拾情緒還真不容易。所以換個角度想,也沒有什麼不好的,就像尚萬強的選擇,路都不會白走,即使過得再不如願,都還是有希望和獲得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鏡 的頭像
小鏡

鏡的部落格

小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