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在看風中奇緣,室友問我:「是迪士尼的卡通啊?」(烏鴉飛過...)

我真覺得「大漠謠」這個名字比較符合,「風中奇緣」,因為哪來的「風」啊?真是的。

聽說這齣劇就壓了許久,其實自2012年就殺青了。先前因看步步驚心,對劉詩詩好奇,用寫論文的方式在網路滾雪球般的搜尋她的消息,也因此發現有這部由同作者桐華另一部作品「大漠謠」翻拍的「星月傳奇」,因大陸官方送審又改為現在的劇名「大漠謠」。

「風中奇緣」算是古代「偶像劇」。女一設定是被狼群帶大的女子,常常叨念的「阿爹」實質上算是養父,連親生爹娘都不知在哪,如果不是洽 巧救了這個「阿爹」,恐怕她就在大漠當中當一輩子的狼群異端。男主角們的背景是一等一的「富、帥」(高就保留,因為九爺在當中一半坐輪椅、一半拿拐子)。一個經商、一 個是將軍;前者父母雙亡,另一個則是私生子。不過真要說起來,三人的原生家庭都與一般人認為的「有父母、幸福美滿」的印象相差甚遠。在我看來,三個人對於擁有一個自己的「家」如果不是表現得淡寞,要不就是有著相當的渴望。

劇中我期待的「狼」變成了哈士奇,威猛少了幾分,都加到可愛去了。開拍三個月的季節是春到夏,要哈士奇頂著毛絨絨的在沙漠裡奔跑,真是辛苦。劇中的角色們也都披著毛草,容易中暑的我,想了都熱。不過毛草作為配飾,倒是為劇增添了幾分野性,讓不能時時出現的「狼」感,穿梭在視覺上。

據說因為大陸官方對於原著中的腳色設定有些意見,所以被要求改了人物名字和朝代背景。以下是演員在「風中奇緣」電視劇和原著「大漠謠」中相對應的名字。

劉詩詩:(劇)莘月、瑾瑜(作)金玉、玉瑾

胡 歌:(劇)莫循、九爺、大善人(作)孟九、孟西漠、釋難天

彭于晏:(劇)衛無忌(作)霍去病

陳法拉:(劇)秦湘、湘夫人(作)李妍、李夫人

題外話:查演員背景資料,發現胡歌、彭于晏和陳法拉都是差不多的年紀,今年32,而劉詩詩則是28。原著中,三個主角出在大漠相遇時,約是少年,不出二十歲。所以私心覺得電視劇中的主角們看來好像有點草老了...可是再想想,年輕些的演員又怕演不出劇裡面情緒的輾轉變化。

吸引我的是劉詩詩和狼女角色設定,而彭于晏當中飾演的將軍,扮相也英姿颯颯、帥氣逼人。但胡歌一直不是我的菜,不過直覺認為從「仙劍奇俠傳」能紅到現在,除了外表合大眾口味外,演技也必然有一定水平。

 

身為心理師,除了對自己廢寢忘食的追劇有些小小的道德譴責外,其中還是有看到一些啟示想和大家分享~

首先是作者桐華在著作中堅持「一定要活著」的信念:

近來因感情走上絕路的新聞實在是太多了!對於未來是否會變少,我其實不置可否,一方面希望情感教育能夠落實深耕,教育百年大計能夠潛移默化到之後的世代,但另一方面,社會從大家族轉為小家庭,且是雙薪家庭,在對自己的情緒、孩子的照顧上,壟罩了太多的壓力,所以也是很令人憂心。

說到這「一定要活著」的信念,劇中只有驪姬跳舞踩到圓珠子跌倒的那段,出現了發令女官畏罪自縊,以及後段李達將軍因帶兵失利自盡,其他主人翁們儘管感情再怎麼折磨,也從來沒說要尋死或傷害對方這樣偏激的狀況。真是讓我不禁讚歎!要不,小時看的瓊瑤,哪齣劇裡沒有「一哭二鬧三上吊」這樣的戲碼,

既然是大眾傳播媒體,仍要有寓教於樂的道德責任!

而當人生遇到絕境,莘月謹記阿爹所說的:「一定要活著」、「放下仇恨,活得幸福」,也是深得我心。每在諮商之初,我們會向當事人說明知後同意裡的保密的例外原則,其中之一也就是當有明確且幾乎快要進行自殺或殺人的意圖時,便不在保密範圍內,主要原因也就是要活著,因為活著就會有各種的可能,人生看似無路,但往往會柳暗花明又一村。如果莘月在被九爺拒絕後,選擇負氣自我了斷,那麼怎麼能感受到後來與衛無忌在一起的幸福。莘月曾哭著說:「我不傷心,我偏不為不喜歡我的人傷心」,看似逞強,但也是維持自我價值,不讓悲傷無限擴大的方式。人生在世,我們無法選擇別人喜歡或討厭我們,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懂得珍惜自己、愛自己。

當九爺在經歷莘月血崩後,逐漸放下對莘月的執著,接受愛一個人不是擁有,他發現在生死交關之時,只要莘月還活著,即使不是跟他在一起,即使不會再相見,只要她過得幸福快樂,就也心安了。我想,這是祝福感情的最佳境界,往往人很容易在先前執著迷失,固執的想擁有對方朝朝暮暮,把自己往死胡同裡逼,逼得你我都不好受。而除了因為九爺曾眼睜睜看著莘月到鬼門關前走了一回,我想也與他經歷父母、祖母等親密家人離世有關,有什麼種的分離會比死別更令人難受呢?所以,雖然心裡愛著莘月,明知無法成為伴侶,但行走天涯時知道她仍活在這同一片天幕的某個角落,也算是一個心理的寄託,不再孤單於世。

 

再來是光明磊落的「君子之爭」

兩男爭奪一女,總的來說,雙方並沒有出什麼奧步,都算得上是光明磊落之人。九爺和衛無忌一開始就知道對方是情敵,但從沒在莘月面前說對方的不是來抬高自己的身價,也從未做出實質傷害對方身體/生命的事。至於莘月會跟誰,他們也清楚這要讓莘月決定,「強扭的瓜不甜」。也因此,莘月是三角關係中的負責人,因為她怎麼選, 都關係到三個人的未來,兩位男主角是沒法幫她承擔的。且莘月直爽的性子也不願意被人強迫。

原著中如此描寫莘月的掙扎:「這段時間,我就像石磨子間的豆子,被上下兩塊石頭輾逼得馬上就要粉身碎骨。他們兩塊石頭痛苦,可他們知道不知道我承受的痛 苦?」我想,曾被夾縫在其中的人,應該有深深的同感。無奈,這種三角關係,每個人都難受,但又因為愛,不願放手,局也就一直難解。

君子之爭,拿得起放得下。我想是很適合給大家作為借鏡的。當感情出現其他對象時,除非兩個人有堅定的承諾和信任,不然在自由戀愛的狀況下,傷害情敵,難道就能與心愛的人高枕無憂了嗎?心愛的人難道不會因此怨懟你,甚至認為你因情失去理智,表面上可能相處如昔,但私下卻暗暗想著怎麼離開,才能全身而退?!所以傷害對方是百害而無一利的。

我猜想莘月心中對兩男的感受是:對無忌有好感>受九爺照顧,萌生感情>被拒絕後認為應該要收拾對九爺的愛>無忌長期陪伴不放棄,且在尚未篤定前已發生親密關係,被愛被悉心呵護,應允嫁娶>發生被胡偉立追殺的生死相許>九爺回頭,造成莘月心中傷感,但已有決定,惟不捨九爺難過>九爺和無忌雖是情敵,但因照顧早產的莘月、幫無忌設局假死,對莘月來說已甚安慰。

 

(要出門工作了,下午聽著劇中插曲:九爺的代表曲「好好過」和莘月的「白頭吟」,哭了一陣,宣洩一番,也是一種痛快。我很好,沒什麼事,大概是因為想到劇情還有經前症候群的關係,不影響生活和工作。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鏡 的頭像
小鏡

鏡的部落格

小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粟
  • 很欣賞您的分析觀點, 但我得指出衛無忌並不是君子, 他不但綁架小月, 酒後性侵(?)小月, 而且對九爺謊稱不知小月行蹤==>之前市府中總管說謊並侮辱九爺, 後來則是他突回京, 小月留在軍營時, 親自對莫九說瞎話!!! 我還真不懂小月知道他的卑劣行為後, 怎能接受? 不是說敢愛敢恨嗎? 既然已知九爺心意, 為何沒回頭? 只因貞節已失嗎?
  • 我以先前的記憶回覆您,可能有些出入,當做交流、莫見怪:衛無忌可能不完全是君子,人不可能沒有私心。從你留言中罪名最重的性侵,應該不致於,小月在後面酒醒後,其實也有說不完全是衛無忌的錯,這事情是兩人都願意的(以小月的武功,真不願意,大可把他打一頓,但她沒說一句不願意。即便在現代,沒有抵抗言行,也難告成性侵。),至於後面小月知道九爺心意為何沒回頭,便在於小月對衛無忌的感情日漸增深,九爺已成感情裡的故人。以小月被狼養大的立場,貞節非主要考量,一切從心。

    小鏡 於 2016/04/07 13:5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