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贊助

鄭兒(毛林林 飾)

 英國公遺女,所謂英國公,也就是其父對國家有功,但已過世,屬忠賢之後,自幼在宮廷成長,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被稱為北齊第一美女,也是太子高緯仰慕傾心的對象,預言中應該是蘭陵王的正妻鄭妃。

 

 她無家世靠山,服侍於皇后左右,也因生活宮中,階級化、利益、野心及求生存為等她心中的重要價值觀,奢華鋪陳對她來說也是理所當然,主子們總是衣食無虞、山珍海味。要她像天女楊雪舞一樣苦民所苦,自然的幫助賤民和傷兵,太難了!此外,她也是個說謊高手,主要原因不外乎想要討好喜歡的人、為使自己得利、為所做的錯事圓謊、躲開懲罰和責難。

 

 在剛出場的前幾集,鄭兒的造型清純,甚麼都不懂,就像剛從「宮裡」出來的一隻小白兔。還挺古典美的。

0019b91ec932138a351857.jpg  

 能參與選妃,且極可能成為心儀之人蘭陵王的正妃,她非常欣喜。對於天女楊雪舞的所託:「妳才是他命中注定的那個人,要好好照顧四爺。」也相當期待。只是受到祖太卜的蒙騙,差點害死自己喜歡的人,也因此被貶為官奴流放,遭受奴隸的待遇。受苦時,也不忘蘭陵王,時時拿出蘭陵王給她的傷藥思念著。

 

 此時,就看得出她是個有仇必報的人。在過奴隸生活時,有人陷害她,她必回擊之。但對於世事仍是單純,當她喊著:「官爺,這裡有人染瘧疾了。」官爺是要帶那位女奴去野外等死,並將屍體火燒,以避免再次傳染,她卻傻傻的說:「你們是要帶她去看大夫嗎?能否也帶上我?」顯現出她對於宮外一切的無知,也差點讓自己也進了火燒的地獄。不過她死,就沒戲啦!更何況她可是我們重要的女二,劇中安排一場及時大雨,滅了火,讓她能夠苟延殘喘、拼死拼活的走回蘭陵王府,愛護子民的蘭陵王和宅心仁厚的王妃收留她在府裡當丫環。但未料到,沒幾天,就是蘭陵王和天女大婚。當初楊雪舞說她才是命定之人,竟在她面前與蘭陵王正式拜堂成親,佔了她應該的位置─蘭陵王的正妃。震驚、憤怒、被欺騙等多重感覺充滿心頭。

 

 即便如此,只要能夠跟蘭陵王在一起,她作妾也甘願。但蘭陵王並非好色之人,豈是美色可誘惑。所以她使出一連串的計謀,就是要讓蘭陵王甘願將她娶回去。這些計謀,終究還是被人看穿,蘭陵王一氣之下,把她丟在樹林間(把一個女人丟在有山賊的荒郊野外,這樣好像也不太厚道?),遭人汙辱。灰心喪氣之虞,鄭兒想上吊自盡,所幸被鍾情於她的太子高緯所救。高緯乃未來儲君,一人之下、萬人之下,當有這樣的靠山,鄭兒心想:報仇指日可待。

 

 為了復仇的她,已不再單純,造型和妝也有很明顯的變化,從開始的淺色系變為以紅色為主的妝和造型,眉型也往上飛,凸顯她變得心狠手辣。

18387664545714798204.jpg   

 她知道高緯對她的情有獨鍾,極度孤獨的高緯對於好不容易得到、又極會懂得嬌嗔要求的鄭兒無可奈何,一切只得聽從。為了換新的身分,她殺了宮女馮小憐,取而代之,讓自己不再是那個被鞭打、被火燒、被流放、被強暴等的鄭兒。其實高長恭和雪舞對鄭兒這些悲慘的遭遇不太知情(只有我們在看戲的觀眾知道),直到最後完結篇時,鄭兒才對雪舞說出:「那些原本妳想要保留給最鍾愛的那個人...」,告訴雪舞那些她連想都想不到的悲慘遭遇。比起雪舞在王府中的安逸生活,鄭兒這角色真是過得比較悲慘。當然,平心而論,這些遭遇不全是高長恭和雪舞害的,但因為「想愛、愛不到」的嫉妒和痛苦,她就加諸在她們夫婦二人身上,愛不到,也寧為玉碎、不為瓦全!

 

 鄭兒的思路和行徑,其來有自,主要與成長環境和她的個性有關。有人認為她會這樣的壞,是因為對蘭陵王用情太深、太過執著,才會如此?我想不盡然。 當把過錯推到「因為愛」時,就能夠讓行為變得接近「清高」一些?就像鄭兒在樹林裡對蘭陵王說:「我只是想愛你,我有何錯!」?戲中並未多交代鄭兒在宮中的成長,但在理解角色時,身為對人好奇的心理師,她的所作所為是相當吸引我的思考的(唉,職業病)!

 

 

 舉「後宮甄嬛傳」中為例,在宮裡的女人不論妃子或奴婢,都希望能得到皇帝的垂青,如此便能鞏固自己的地位,有機會飛上枝頭當鳳凰,擺脫被人頤指氣使的奴才。在這樣爭寵的過程中,相互陷害、毒殺是隱而不顯的潛規則,這些當然看在自小成長於宮中的鄭兒眼裡。因為一次的機緣巧合,遇到高長恭,從此心儀他。若剛開始,鄭兒能順利成為蘭陵王妃,以她的性格,可能會受到蘭陵王的感化,善待百姓。因為在她心中一切以服侍蘭陵王為優先,也會為了討好蘭陵王,遵從其指示,即便實際上她不太在意百姓的死活,但只要為蘭陵王好,她會願意的。

 

 

 但這樣表面上百依百順的她,是很難吸引到高長恭的目光,更何況是獲得他的心。齊國戰神高長恭喜歡能夠對得上話的人,喜歡能啟發他、兩人共同成長的對象,有時能讓他覺得古靈精怪、不同一般凡人,並且一定要善良,像她一樣關懷百姓,那個人就是天女楊雪舞。就算沒有楊雪舞這個人,他也很難真心「愛上」鄭兒,最多是應鄭兒的計謀,為負責和不負皇上之命而娶她。不是鄭兒不聰明,反而是她太聰明,過去身處宮中為了活命,必須將真實的情緒隱藏,避免太明顯的喜惡流露出來,被人捉到自己的把柄,並且察言觀色,都順著他人的話講,再一步步的軟性引誘對方按照自己所想的走。所以說她聰明。但要做到像楊雪舞這樣毫不掩飾,讓人簡單就捉摸透了,鄭兒絕對不可能,因為如此一來,會使她更沒有安全感,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。這察言觀色的習慣,已深化在她心中,即便後來當了皇后,高緯無條件的愛她,她都無法做真實的自己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其實她是可悲的。

  

 

 現今,也有很多像「鄭兒」一樣的恐怖情人,原本一心一意想要覓得良人,因為他快樂而快樂。一旦得不到,就「我得不到,別人也別想得到」。所以新聞中常有「潑人硫酸」、情殺案的發生。殺人的動機無外乎仇、情和錢。對於現代人的啟示:天下何處無芳草,何必單戀一枝花;遇到恐怖情人時,要記得逐漸遠離,最好約在公共場合,找人一起陪同赴會,不要單獨前往,以避免身處險境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鏡 的頭像
小鏡

鏡的部落格

小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最近又在看完一次重播,你寫得真是太好了!
    倒數第二段寫得真棒,他後來都不斷地壓抑
    就連當初確定蘭陵王喝下毒酒沒死,明明很高興卻還要裝沒事
    劇中最後他也提到有想過跟高緯離城生活,從這點來看他應該多少有被高緯感動
    但不管是對蘭陵王還是對高緯,他都無法顯露自己的真心,真的是很慘
  • 小鏡
  • 謝謝你的留言:) 分析人的內心,大概是職業病吧!我也把看連續劇,分析人性當作是進修,為自己的電視兒童行為找個合理的藉口。ㄎㄎ!